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

记得上一次是两年前,兄弟约我去看汪峰和许巍在上海的演唱会,我因为琐事未能成行,总觉遗憾。在人海里听着歌声,再次走一遍自己的青春,是一件悲伤和幸福交织的事情。所以即使后来他说流着眼泪在人海中嘶喊,我也并不觉得奇怪。

展开阅读

朋友圈有位朋友转了一个谭维维的视频,《往日时光》,这可能是一个新人,但是唱的很好。我骨子里总是这么文艺,只要一说到青春、往日,就内心翻滚感动得一塌糊涂,确实是拿自己没办法了,这么大年纪,好的坏的,估计是定性了。

展开阅读

一直在想,有些什么话,要对自己说,有些什么话,能够对自己说。

展开阅读

心思杂乱。
2013年11月25日,左手阳光在关闭一个多月之后,再次打开。看着左上角这个方方正正的“阳”字,无端生出很多感慨。这个标志还是六七年前身在北京的周博给我设计的,没想到一用就是这么多年了。在我的印象里,好象很少有人能坚持开放一个无聊透顶并且毫无利润的网站,很荣幸我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个。

展开阅读

也许这是值得纪念的日子,也许不是。每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与它无关的人眼里看来都会很平常,只是当事人往往觉得不同凡响。

展开阅读

今天晚上的心思是有点点零乱的,这几日天气炎热,人常说心静自然凉,终是心态调整的过程较为缓慢,所以更觉得酷暑难挨。趁着往服务器上传文件的空档,来自己的这片土地写一些废话,算是与自己有一个交待。凡事有始有终,对待这个这么多年与我不离不弃的小站,更是如此。

展开阅读

给女儿念《苹果树上的外婆》,每晚念一个章节,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好习惯,不知道我能够坚持多久,每天念完一个章节之后,我回到电脑前面继续工作,然后静悄悄地回到房间陪她睡觉。

展开阅读

很多年来,音乐在我内心已经成为一种信仰,犹如圣经。很多时候,我都会听着音乐在自己的日志里记录一些东西。

展开阅读

入秋的夜晚开始略微地有一些凉意,骑着车穿过几条街道,直到走在小区里的时候,知道这忙碌而凌乱的一天又已经结束,是短暂的有轻松的感觉。

展开阅读

在这样的夏日午后,若有闲暇,坐在某个咖啡馆的落地窗边上,吹着冷气看外面穿流不息的人群,应该是我喜欢的生活。这些想法从侧面能够佐证,我内心是很向往 做一个小资青年的,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往往成为了一个伪小资,所谓的情调,生活的品质,在夏日的阳光和灰尘里,最后发现都是他娘的扯淡。

展开阅读

我发现我骨子里确实象一个愤青,也有点文艺青年的感觉,事实上,无论前者还是后者,我都已经是苟延残喘了,因为青春毕竟所剩无多。

展开阅读

那段日子
如果生命还能重来一次,或者人真的有下辈子,我想我一定会从一开始就好好地活着!
------题记
1.若言回到长江边上 的这个小城的时候心里曾有过许多感触,时过多年,当时的许多想法现在记得的已不多了,感受最深的是想起了一句歌词,因为贴近当时的心情和外部环境,并且也 和他当时的情绪相关,所以印象深刻,那是<驿动的心>里面的一句:“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想起这句歌词的时候他的嘴角有一丝淡淡的笑,有些 无奈,也有些苦涩。
并不是没想过要回来,甚至在回到小城的两年之前他就已经想到这个问题并且做好了回来的准备。有谁能够一辈子无休止地漂泊下去 呢,也许是有的,可是他不能够。他心里有许多东西放不下来,所以始终不能像其他一些人那样做到超凡脱俗。有时候他想,风风雨雨,漂漂泊泊,只有故乡才是最 美好的天堂吧!可是人还在车上尚未下来,看到这个熟悉的但是离开了许多年的小城,他知道他的天堂早已经改模换样了。
若言所在的单位在这个小城里算 是一个比较大的机构,刚从外面回来,尚未去报到,所以离上班还有一些日子。在沉闷的日子里他不时去外面逛逛,去得比较多的是这个小城的烈士陵园,因为那里 安静。并且他想他可以和那些长眠于地下的勇士们进行交谈。这里躺着的是一些真正的男人,而若言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活 着,或者不必要许多钱,不必活得太安逸,可是胸膛应该是挺直的,而骨子里流动的血,应该是缓慢平和的。

展开阅读

下午我听到李宗盛的这首老歌,觉得很好,所以我加入在音乐专栏里面了。也许70年代人所怀念的东西,都是带有一些沧桑感的音乐和声音。于是决定用这首歌的名字来做这篇日志的标题。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