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

中午的时候,我做完房子的防护措施,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就是在尽着保卫家园的义务,我所努力的,只是尽可能不让洪水侵蚀我辛辛苦苦装修起来的房子,和我一件一件买回来的家具。

展开阅读

偶尔还是会头痛,痛得厉害的时候轻微的呕吐,我曾经怀疑自己脑子里是不是长了个什么,好像没有,所以只要暂时死不了,倒也没有太多值得担心的。

展开阅读

[caption id="attachment_692" align="aligncenter" width="400"]psu2 80年代中期,我和我的堂哥。[/caption]

展开阅读

在宾馆呆了三天,除了有一天的中午因为商务中心未上班,我跑出门去打印一份材料,基本上便不出去,第三天结束全部工作走出大门的时候,才惊觉外面已经冷得刺骨,但是还好是一个晴朗的天气。

展开阅读

10月31日,于马鞍山开会两天之后返程。根据同事的安排,返程的时候由我全程驾车,经过芜湖、池州的时候,到市区做了短暂的停留,池州南湖步行街吃过午之后继续上路。

展开阅读

在加班到深夜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把浏览朋友圈或者说说当做一种休息的方式。感觉有点累的时候,靠在椅子上,拿过来手机看看朋友圈,或者浏览一下QQ空间的说说。

展开阅读

记得上一次是两年前,兄弟约我去看汪峰和许巍在上海的演唱会,我因为琐事未能成行,总觉遗憾。在人海里听着歌声,再次走一遍自己的青春,是一件悲伤和幸福交织的事情。所以即使后来他说流着眼泪在人海中嘶喊,我也并不觉得奇怪。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