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阅读" 下的文章

1、有个卖婚纱的婆婆说: “卖了这么多年的婚纱,从未见过有哪个男孩,在帘子拉开时会发出“哇”的惊叹。”后来过了这么多年才明白,大概是他们都没能留住年少时的爱人吧。试婚纱的姑娘或许也曾在试衣间里流过眼泪,她也没能嫁给17岁时年少的喜欢。《你的姑娘》

展开阅读

有一个热词,每每听见,便会叫人心头一颤鼻子一酸。我敢说,这是无数普通青年头上的紧箍,心里的隐痛。 这个词,叫作阶级固化。 它让我们所有的努力和奋斗,都带上了飞蛾扑火的悲壮色彩,有种蚍蜉撼大树的苍白无力感。 身边有位叔叔,最喜欢把这四个字挂在嘴边。 这位叔叔,是个多年的老愤青。年轻时顶班进厂,他埋怨自己没有个好爹,只能沦落生产一线干苦力。于是便把上班当作了消闲混日子,等到身边同事一个个升了职,又开始骂领导有眼不识泰山。 转眼就混到退休,唯一的儿子没考上大学,却再也继承不了父亲的岗位,只得做了出租车司机,但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混着。旁人偶尔劝一句,他便双眼一瞪,理直气壮说出一句:
“现在的社会阶层固化那么严重,我再勤快,也不见得翻出一朵花来!”

展开阅读

算起来已经有很久没有写日志了。下午有会,加了一中午的班,抽出五分钟的空档做个摘要记录。

展开阅读

深夜两点零八分,空调叶片的转动和灯管的电流声。如果要拍一个短片,办公桌上零乱的材料和运行了一天一夜的电脑,该是主题。风很大,但是月色出奇的好,十 二点多散会的时候,他们说这样大风的夜里,对于防洪来说更是容易有危险,这让我很有压力,以至于我上厕所都要把办公室的移动电话带在口袋里。

展开阅读

1.2013年,乌鲁木齐的一家西餐厅搞了一个活动。简单地说,就是在每周一的中午12点过后,西餐厅的公众号发出来消息,你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回过去『一元秒杀』四个字。前十名发出去的用户可以获得一套300元的套餐。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