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阅读" 下的文章

这个年代90%的孩子,一边过着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生活,一边在本该奋力拼搏的年纪,过早地被横流的物欲迷失了心智。
他们中的许多人,尚处于本该展望美好未来的青春岁月,却早早地迷失了人生的方向。
过去的数年,科技迅猛发展,把我们本就贫瘠的精神文明建设,再度甩下了数个身位。
十多年以前,在地理差异天然铸就的信息墙尚未崩塌之时,后浪们大多忙着环游世界,精致而优雅;农村、十八线小县城的孩子们也能以弹珠、纸牌为乐,怡然而自得。
阶级不同,便天各一方。贫富差异的潜在矛盾虽初说现端倪,但尚且被厚重信息的壁垒所遮掩,使人难以切实感知。
在互联网时代的巨幕拉开前,资本家与底层在现实世界中,几乎没有任何交集。电视机上的霓虹灯并不是孩子们追求的全部,每个孩子的心中,都有着他们自己所认为的光明未来。
那些年,孩子们的理想,大多还是成为科学家、宇航员、医生、教师……这些,无不是是在传统意义上可以称之为理想的,真正的理想。
那个年代,没有人的理想是掏空六个钱包,背上数百万的贷款,再出卖自己未来数十年的劳动力,只为在北上广深三环内“买”下一套“体面”的学区房。
可今天的00后,他们的理想,又是什么?
00后是非常非常特殊的一代。
他们是信息时代的原住民,是21世纪信息爆炸的大背景下,成长起来的第一代人。
科技的发展固然带来了更好的生活条件,可在此同时,也将孩子们心中的那张白纸,更快,更杂乱地染上了许多莫名的色彩。
他们的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却早已在各类视频网站中,在各大社交平台里,看遍了这个国家最成功的,那极小一撮人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乱花迷人眼,沉溺而不知。
他们稚嫩得尚且不足以脱离父母独自腾飞,可却早已通过他人的视角,俯瞰了整片神州大地,看到了大量的并不与他们的年龄,亦或是与他们的阶层相匹配的东西。
他们很难意识到,这些从小被他们看在眼里,在网络上看似触手可及的东西,对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却是穷尽一生,也难以触及的天堑。
巨大的割裂感,由此而生。
更糟糕的是,由于不同阶层日趋同质化的教育,很多孩子对自己所处的真实阶级,并没有足够清楚的认知。
他们大多会下意识地认为,只要自己按部就班地学习,工作,奋斗,就能够过上他们在网络世界里时常看到的,在超一线城市的五星级酒店里畅聊人生的精致生活。
这些孩子中的很多人,未来将会非常难以接受自己终究只能成为一个普通人的事实。
而这,依旧还不是最糟糕的。
还有另一些孩子,在十五六岁的年纪,由于种种原因,已经切身感受到了这种阶级差距带来的撕裂感。
他们开始憎恨自己所处的环境,厌恶自己的出身,甚至开始厌恶身边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
他们的这种痛苦无人知晓,无处倾诉,甚至从道理上来说,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种错误的痛苦,本就不是他们在这样的年纪所能承受的。
那么最后,在如此割裂的时代与社会背景之下,这些平凡的00后们,到底会走向何方呢?
可以预见,这一代的孩子里,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做到在成长过程中长时间保持理性,最终通过高等教育和996福报,艰难地实现阶级跃迁。
这也是很多00后的小朋友,刚上大一,就早早地开始准备考研的重要原因。考上名校研究生,虽然距离阶级跃迁还差好几个大步,但终究是有了一些指望。
其实,多数人原本都是不想努力的。
如果有得选。
而更多的人,或许埋没在大城市富士康的流水线里,或许终生囿于十八线小城市的微末固定工资之中。
也有许多人会冲向当下的新兴风口行业,与那从大数据看不足0.1%的成功概率来个殊死一搏。
可成功者,终究只是凤毛麟角罢了。
在资本逐渐壮大的今天,在物质几乎能够决定一切的未来,平凡的孩子们甚至连基本的婚配问题,都很有可能成为奢望。
在这样的背景下,躺平的思潮开始发酵——既然不能,那便不想。
可每当深夜辗转反侧,思绪在脑海中翻腾之时,却又终觉此意难平。
明明在网络上的人们生活是那么的光鲜亮丽,可为什么周遭的现实却是如此不堪?
明明小时候觉得人人都能成为英雄,可为什么如今自己年纪轻轻,却已经地活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每个人的心里,有着自己的答案。
这是时代的眼泪,是某些事物野蛮生长所必须经历的阵痛。
古往今来,光鲜亮丽从来都只属于极小部分人。只是在今天,这极少数人的生活,被信息时代的杠杆效应迅速放大,以一种横冲直撞的姿态,不讲理地闯入了所有人的眼睛。
你不想看?除非你自绝于网络世界。
无数平凡的孩子们,就是这样被的信息洪流所裹挟着,向往着后浪们的生活,且发自内心的相信,未来的自己,也能够靠努力过上和他们一样的生活。
只有那些极少数的足够早熟,且多少接触过社会阴暗面的孩子,才有可能靠自我意识觉醒,提前看清命运篆刻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的那些,血淋淋的真相。
解决方法?很遗憾,四舍五入约等于没有。
阶级固化之下应运而生的现代丛林法则,至少从目前来看,几乎没有被打破的可能。
这是最好的时代,亦是最坏的时代啊。

展开阅读

1、有个卖婚纱的婆婆说: “卖了这么多年的婚纱,从未见过有哪个男孩,在帘子拉开时会发出“哇”的惊叹。”后来过了这么多年才明白,大概是他们都没能留住年少时的爱人吧。试婚纱的姑娘或许也曾在试衣间里流过眼泪,她也没能嫁给17岁时年少的喜欢。《你的姑娘》

展开阅读

有一个热词,每每听见,便会叫人心头一颤鼻子一酸。我敢说,这是无数普通青年头上的紧箍,心里的隐痛。 这个词,叫作阶级固化。 它让我们所有的努力和奋斗,都带上了飞蛾扑火的悲壮色彩,有种蚍蜉撼大树的苍白无力感。 身边有位叔叔,最喜欢把这四个字挂在嘴边。 这位叔叔,是个多年的老愤青。年轻时顶班进厂,他埋怨自己没有个好爹,只能沦落生产一线干苦力。于是便把上班当作了消闲混日子,等到身边同事一个个升了职,又开始骂领导有眼不识泰山。 转眼就混到退休,唯一的儿子没考上大学,却再也继承不了父亲的岗位,只得做了出租车司机,但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混着。旁人偶尔劝一句,他便双眼一瞪,理直气壮说出一句:
“现在的社会阶层固化那么严重,我再勤快,也不见得翻出一朵花来!”

展开阅读

算起来已经有很久没有写日志了。下午有会,加了一中午的班,抽出五分钟的空档做个摘要记录。

展开阅读

深夜两点零八分,空调叶片的转动和灯管的电流声。如果要拍一个短片,办公桌上零乱的材料和运行了一天一夜的电脑,该是主题。风很大,但是月色出奇的好,十 二点多散会的时候,他们说这样大风的夜里,对于防洪来说更是容易有危险,这让我很有压力,以至于我上厕所都要把办公室的移动电话带在口袋里。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