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嗽了一个月,诊所的药似乎作用并不大,说你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吧。我想也好,万一真有什么事的话,还有时间趁早把后事安排一下。

展开阅读

入住的时候跟总台说明是省厅会议组,总台说有300的和328的、348的房间,我问她们区别在哪儿,告诉我328的是靠里侧,比较安静,我说那就328的吧,然后小姑娘很尴尬的发现没房间给我免费升级到348的,在这个基础上又多了一台电脑,象我这样出门电脑不离身的人,显然没有什么卵用!

展开阅读

[hermit auto="1" loop="1" unexpand="0" fullheight="0"]songlist#:1771296336[/hermit]

展开阅读

有一个热词,每每听见,便会叫人心头一颤鼻子一酸。我敢说,这是无数普通青年头上的紧箍,心里的隐痛。 这个词,叫作阶级固化。 它让我们所有的努力和奋斗,都带上了飞蛾扑火的悲壮色彩,有种蚍蜉撼大树的苍白无力感。 身边有位叔叔,最喜欢把这四个字挂在嘴边。 这位叔叔,是个多年的老愤青。年轻时顶班进厂,他埋怨自己没有个好爹,只能沦落生产一线干苦力。于是便把上班当作了消闲混日子,等到身边同事一个个升了职,又开始骂领导有眼不识泰山。 转眼就混到退休,唯一的儿子没考上大学,却再也继承不了父亲的岗位,只得做了出租车司机,但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混着。旁人偶尔劝一句,他便双眼一瞪,理直气壮说出一句:
“现在的社会阶层固化那么严重,我再勤快,也不见得翻出一朵花来!”

展开阅读

算起来已经有很久没有写日志了。下午有会,加了一中午的班,抽出五分钟的空档做个摘要记录。

展开阅读

[hermit auto="1" loop="0" unexpand="0" fullheight="0"]netease_songs#:325583[/hermit]

展开阅读